情长不在于朝暮,因夜雨可共剪烛。

易安心中凄惨兮,源自心中有惦念。

我已厌倦读情诗,任凭爱意长长短。

若是两情相悦时,何妨再写抒情诗。

作者|黄圣兰,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2012级本科生。

声明|本文系北京邮电大学第二届征文大赛参赛作品,萌芽文学社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