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文章
0评论
0获赞
征文大赛
0 篇文章
亲爱的亲爱的陌生人
当我穿行在人潮人海的地下铁,看人们行色匆匆,模糊的脸,两个女生为争抢座位,暗暗较量……只感到人类的苍凉渺小。 然后,你们出现了,亲爱的亲爱的陌生人。 ...
守护
东北的夜格外的冷,但屋子里面却很暖和。桌上的小台灯照射出一片温暖的橘黄色的光,显得静谧而悠长。时钟滴滴答答地敲着,打破了夜的宁静。 ...
我不知道的事
小时候 我不知道 放学后拥挤的人群里 为什么您总能一眼就认出我 我不知道 为什么您总能每天准时叫醒我 为什么醒来时总有香喷喷的饭菜 睡觉时总有温暖的被窝 我不知 ...
恨爱不成钢
曾经有人问我爱是什么 我回答说想是想不出来的 如果我们只是在谈论爱里面的爱情 那么爱着爱着就明白了   第一段只是啰嗦 掩饰我的不沉着 我想我不爱你了 ...
雪中柳
他躺在了血泊中,嘴边弱弱的念叨着一个名字,他的血浸红了轻轻滑落的雪。 ...
让爱永恒
六年前 我牵上了——你的手 开始了我人生的异乡路 路上少不了的——是孤独,与寂寥 但是 你——没有离开过我   噢!——不 那一次 我险些——与你永别 ...
爱了,痛了,却依旧坚持
相遇,相知,相识 他们是08年2月底认识的,他,有着男孩少有的安静,像其他男生一样很爱面子。她,有着女孩少有的成熟,像其他女生一样爱疯爱闹。 ...
殿前欢尽需断肠
殿前欢 次酸斋韵二首 作者:张可久 钓鱼台,十年不上野鸥猜。 白云来往青山在,对酒开怀。 欠伊周济世才,犯刘阮贪杯戒,还李杜吟诗债。 酸斋笑我,我笑酸斋。 ...
听说
太阳在女孩们热情的谈笑声中躲进了山后。傍晚的风都是粉红色的,散发着笑声与花香。 ...
苦涩的爱羞涩的情
最近不知是为什么,总是情不自禁的想用一些最简单,最平凡的只言片语来描写一下那已经快拾捡不起的记忆,来作为今后回忆的依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