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文章
0评论
0获赞
雨的日记
2012年7月15日 星期日 今天是下雨天!昨天半夜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属于雨的独特味道。 ...
夏天
我爱年少的夏天。 ...
去见你
等不到离离草青,黄鹤已去我贴着你滚烫柏油夯实的脊只触到江流的喘息熟不透的骨朵,渗透星星殷红的斑拖着一身不肯褪的冰封住脉搏里的雨尽管去见你的路要逆着春潮踩着呼啸 ...
未来
“喂,房租什么时候交?”包租婆对W君冷冷的问道。 “那个,马上了,明天好吗?”W君悻悻的低下了头,跑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
属于夜的诗
夜的诗交给夜晚等待光明的人等不来光明那只属于寻找的人   黑纱浮想 蒙着黑色面纱的姑娘,真巧你是在烈日下荒漠里掘土的开拓者之一繁星中的一亿那 ...
天高云淡,月明星稀。闷热的六月天,就算是夜晚,也好似一个蒸笼一般。寂静随着热浪无限放大开来。连火堆燃烧的“刺啦”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
吹风机
太阳,慢慢地从山头下去,人群,便从马路两旁涌出。 ...
瘟疫
(一) 圣索菲亚大教堂巍峨耸立钟声穿过层层山峦不眠的皇帝幻想着永恒之城盼望君士坦丁堡的太阳能从海岸边升起可是 冠以他名的瘟疫来势汹汹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认识一下这个叫欧维的男人,他59岁,脾气古怪,带着坚不可摧的原则、每天恪守的常规以及随时发飙的脾性在社区晃来晃去,背地里被称为“地狱来的恶邻”。 ...
木与红
——拙作献给妹妹F.S.Y 01 狼烟销迹,天下大定。 从大河起源一直到尽头,木是惟一的王。 宫殿蔽日,六宫粉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