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年少的夏天。

爱穿堂的微风拂过光溜溜的脚丫,

爱西瓜甜滋滋的汁水,

爱雨后天晴在草地中探头的蜗牛,

爱永远播不到结局的动画片,

爱简简单单就能获得的快乐。

“在夏天,我们吃绿豆、桃、樱桃和甜瓜。在各种意义上都漫长且愉快,日子发出声响。”

高考那年的夏天,是人生中最难忘的夏天。

我记得那个盛夏,丁香花的香气氤氲在校园里的每个角落,诉说着淡淡的离愁,改编版《成都》的歌声在走廊里徘徊游荡。

我记得那间教室,闷热的汗味在慢慢发酵。偶尔从快要粘住屁股的座位站起身来活动一下筋骨,忽然瞥见一束赤色的晚霞给走廊镀上了金光,像是一条通向圣殿的道路,缥缈又梦幻。

我记得那条通向学校的小路,多少次我踩着迟到的铃声从它身上奔过,多少次我提着课本半梦半醒的从它身上踩过。我在这条路上背会了多少单词,我跟着几个朋友一起说说笑笑的回家,清晨的路上藏着几颗星星,我已经数不清了,可它还记得。

我记得窗外的火烧云,凄美而壮阔。冥冥学海遨游中突然有人戳戳你的后背,转身一抬头,竟连瞳孔都被火红的霞光映得彤红。它挥洒着生命,张扬着自己短暂的绚烂,像极了这个夏天。邻座几人在小世界里共同仰头惊叹一阵,便相视一笑,又把头埋进了深深的书山里。我从未错过一次窗外的霞火,仿佛那火光也是高考的必修课一样。

我记得热热闹闹的体育课。我们曾偷偷的躲在舞蹈室里玩《跳舞的线》,曾经三三两两在树荫下偷懒,曾经被教导主任主任抓包却不知悔改,曾经拉帮结派地打起了四不像的篮球,曾经在沙包的战场上剑拔弩张叱咤风云……风铃似的笑声在阳光下飘荡,一声一声刻入了我的脑海中。

我记得喧喧嚷嚷的夜操时分,那可谓是策马奔腾,显尽众生百态。有人气沉丹田大呼口号,有人挤眉弄眼嬉笑打闹,有人偷偷摸摸溜之大吉,有人野马脱缰狂奔不止……一片小小的混乱中,我没看清是谁鬼鬼祟祟解开了我的鞋带,我又若无其事地揪住了谁的辫子,集合时身后悄悄靠近的是哪个老师,被抓住训话的又是哪一个倒霉蛋子……那些微凉的夜里,一抬头就能看见闪闪发光的星河。

我记得那些年少的心事。一声声蝉的鸣叫中浸透着丝丝苦涩,少女的日记本里写下了谁的名字,少年的眸中倒映着谁的笑靥。甜甜的微风传来了谁的清香,哪个人的身影打乱了心跳的节奏。不经意间的怦然心动,你赌气似的把头扭向另一边。你知道,这个夏天一结束,我们便奔赴四海八方。那就让我最后一次看看你的样子,不知道在以后漫长的人生里,你还会不会记得我的笑容。

我记得高中生涯的最后一节数学课,数学老师注视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眼睛沉静有力地说:“你们会像蒲公英的种子,最终飘落在世界各处。”班里寂寥无声,有人眼中似乎闪烁着泪光。他带上了他的棒球帽,拿起老式公文包,最后一次缓缓地走出了属于我们班的教室。恍惚之间,第一次团聚在此犹如昨日,好像第二天我们还会整整齐齐地坐在这里,殊不知其中的有些人已然是见过了最后一面。

……

还有很多我已经忘却的,便化作剪影,隐隐约约留存在记忆山庄的某个角落。

而你,也还记得真切吗?

2020年的夏天又如期来了。

这一年的夏天,我没有了如影如随的伙伴,没有了再撅着屁股去抓蜗牛的心愿。

我嗅到满树的繁花依然会心动,却再也不会爬上去轻吮那桂蜜的甜香。

我看到满园的校服依旧会神往,却再也没有嘻嘻哈哈混入其中的机会。

这个夏天,《跳舞的线》宣布永久停更了。我的高中辉煌岁月,也永久地停留在上一个夏天。

我不再期盼夏天的雨,不再想嗅丁香的花,不想会守在电视机旁傻傻等待。

夏天啊,用几张考卷就让我们分离,用一束阳光就让人心动,用一片蝉鸣荏苒了青春年少。一杯加了冰的可乐,一口清凉爽口的西瓜,几个四处捣乱的好友,就足以度过整个悠悠盛夏。

 蒲公英的种子最终飘散在了各地,曾经一抬头就能看见的朋友,现在连见一面都是奢望。曾经以为永远熬不过的日子,却那样轻轻巧巧的,遗留在了永远都回不去的过去里。

在高考的那个夏天里,我十八岁了,一步一步与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渐行渐远了。

而成年人的七八月啊,只能叫做“天很热的那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