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说再见,永远也不散。

想起曾经的日子,在心灵上划过的重重的痕迹。

——题记

01

她要走了,一大早她把第一张同学录送给我,让我写上对她的寄语。旁边还有一根手链。手链中间有一颗珠子,颜色是我最喜欢的珍珠白,末端还挂着一个小铃铛,轻轻摇一摇,有清脆悦耳的声音,是风吹过风铃的声音。

对着两张蓝色的信笺,我强忍情绪。把它平铺在桌子上,呆呆的看着,其实早就知道她要转学的消息,给她的寄语也想了好多好多。但现在我无法落笔,打开了窗户,微风一遍一遍的吹起纸的边角,想起曾经的日子,在心灵上划过的重重的痕迹。

02

我注意到给我的那一张蓝色信笺下面有一句话:

“我真的要走了,就像雏鹰会长大,去展翅飞翔。”

再下面又有她手写的一句话

“明天,我将漂泊到天涯,你流浪在海角,只希望还能再遇见你,和你约好了,离别谁都不要哭”

03

看到这,眼泪已经在我的眼眶中盘旋。朦胧的双眼看出去,仿佛老师和同学们都被云海笼罩,若隐若现。我告诉我自己,“不要哭,这是你和她的最后约定”

我想,以后我们再也不可能手牵手感受春风拂过脸颊的快感,再也不可能在诱人的饭香中搜寻着彼此,再也不可能在哪个泥泞的操场上挥洒青春的活力,再也不可能手挽着手到山上去踏青,采下一片火红的枫叶,夹在书里作为我们友情的见证。再也不可能在那个布满银色的操场上你追我赶。

04

但是,太阳依旧东升西落,晨晖也依旧迷人,我相信,雨过天晴,有道彩虹向我们招手。

我在信笺上面写道“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你是我的派大星,我是你的海绵宝宝。他们永远不分开,我们也是。”我拿出我提前准备好的贺卡,连同那张蓝色信笺一起给她。

虽说三个月前我就知道她要转学,但我现在还是无法控制情绪,它像是蓝色的,如海般深邃。

我努力挤出微笑,上前把寄语递给她。她略带伤感地说,我们不说再见,永远也不散。

写在后面:

年少的分别,总是那么残忍。欢乐有多少,离别的伤痛就有多真实。只希望,时间的风吹过年少后,这份感情不会淡了。

编者按:本文作者封帆,1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