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房租什么时候交?”包租婆对W君冷冷的问道。

“那个,马上了,明天好吗?”W君悻悻的低下了头,跑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包租婆仍在大声的怕打着门,怒吼着:“明天不交租,立马从我这滚蛋!听到没有啊!明天晚上我就来!”

 W君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走进了房间里,熟练地撬开啤酒瓶盖,点燃了一直廉价香烟。“妈的!有钱老子早交了,那不是又被炒了吗!”他愤怒的踢了一脚沙发。

三十岁的W君也不记得是从什么开始变成了这样,他只记得他已经有一年多没回过家了。年初和女友分手,到了四月又被公司开除,混混僵僵的状态似乎持续了有半年了。“流年不利啊,哎……”W君猛吸了一口手中的红塔山,电视里又上演着老土的穿越剧,也许是烦躁的人看什么都会烦躁吧。W君不屑一顾的说:“我要是能回到过去,我一定告诉过去的我彩票密码是啥,回过去谈恋爱,这不神经病吗!”说着他吃下了最近买的感冒药,还骂到:“人要不顺真是啥啥都不顺,大夏天都能感冒。”没过多久就沉沉的睡了。

凌晨两点,趁着邻居们都睡着了,尤其是包租婆不在,W君准备去马路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再买两瓶啤酒来麻痹一下自己的神经,让自己暂时忘记一下现实的痛苦。但是当他推开便利店的门时,他却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这是?和女友第一次约会的公园?我是在做梦吗?”他揉揉了眼睛还掐了自己一下确定这不是在做梦。他痴痴地看着那个时候的他,什么叫除去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哪个是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真的都不及他那时的意气风发。谁承想现在竟落得这般田地。他笑了笑自己又笑了笑那个少年,竟只是说出一句“我怎么没看昨天彩票中奖的号码啊!”

他想了想准备告诉那个男孩五年后的自己变成了什么样警告他一下。但是他看了看自己,胡子拉碴蓬头垢面,身上穿的是许久没洗的衬衫,裤子还是女朋友上个纪念日送的,鞋子也是在班尼路买的二十多块一双的。他又笑了笑,自己怎么有权利去警告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的呢?

突然男孩大喊了一句:“我是真的爱你!我会娶你回家的!”W君的思绪回到了这五年,一开始和女朋友恩恩爱爱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W君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生活,也厌倦了女友每日的唠叨,于是在一次次的争吵过后女友终于选择了离开,他永远忘不了她走时的那句话:“你说过你会娶我,你个骗子!”“还好没和她在一起,她想要的我现在也给不起啊。这么一想我也算是对得起她了。”他低头笑了笑。

他还在思考,五年来他都在干嘛,像众多毕业生一样,应聘工作跳槽加薪工作……他想他一定要努力赚钱,为了父母和爱的人。可是在一次项目中他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五百万的损失他也无能为力,那是生活已经让他学会了逆来顺受,他低头认错迎来的却是开除和身败名裂,从此在他的行业中他在无立足之地。可笑的是,如果当时他绝不低头,他迎来的会是升职加薪,因为那是一次设计好的考验。与他一个项目的人因为坚持立场成为了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物。“都是命中注定吧。”他无奈的说。

他跟着男孩走了很久直到男孩送女孩回到了家。他鼓起勇气叫住了男孩:“喂,小伙子你过来一下。”男孩将信将疑的走了过去。

“你多大?”

“24啊。”

“研究生刚毕业?”

“嗯。”

“学的啥啊?”

“计算机,嘿嘿,怎么了大叔?”

“未来可期!”

“谢谢大叔啊,您到底啥事啊?”

“大叔跟你说两句话。第一!珍惜眼前人!第二!别认怂!”他笑着说但眼里全是泪水。

“谢谢大叔!您也住在这个小区啊?”

W君没有再往下说,他只是恍惚间觉得,五年前有一个人跟自己说过一模一样的话。但是这次他多加了一句:“别忘了我说的话就行。”

说着W君走向了他处。

“喂!你的房租还交不交!开门呐!”忽地包租婆的声音再次传来。

房间里W君双手摊开,啤酒瓶掉在了地上,刚吃过的头孢也自然的散落一地,他这一次比任何一次睡得都要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