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这是一种多么奇迹的存在啊。

记得我曾经看过一个系列的图,讲的是从宇宙到原子核。看完这组图我着实被震惊了,一方面我感叹生命较之宇宙的渺小,另一方面,我又欣喜于在这茫茫宇宙中竟有生命的存在。

没错,我庆幸,我是一个生命。

当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思考、写出每一个字的时候,有数以百万计的细胞在为此不辞辛苦地工作,协同我的大脑、手臂和指头,他们完美地完成了一个个在许多人看来不起眼的奇迹。这是生命的奇迹——细胞们一个接一个地传递信息,帮助我们给人生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这难道不是值得赞颂的事情么?

生命是如此的精细,以至于我们无从去解析它。神学家们会把这一切归功于上帝的神赐,哲学家们会借此探究万物的起源,生物学家们会孜孜探求生命演化的过程,物理学家们则渴望找寻一切物质的本质。生命,我们从任何角度去观察它,它都是那么的完美。神经的架构比任何人造设施的架构还要精巧;肌肉的爆发比任何推进设备还有有力;细胞对能量的利用比任何能源机都高效。我无法言说这生命之美。我认为文字在生命这大自然的奇迹面前显得那么得苍白无力,我们只需要欣赏就够了。

生命,可爱而又宝贵。

文人们在春末时节感慨花的飘零,可这对生命而言并不是个感时伤世的事。花儿完成了他的任务,果实便有了发育的机会,而他包裹着的种子,也给了生命传递下去的信心和力量。而秋风扫过落叶,也并不总预言着萧索。累累的果实,带给人们,以及其他一切以此为食的生物们无上的赏赐。收获的季节,没有哀伤。冬风袭来的时候,生命们各自珍重,互相依靠,度过漫漫寒冬,他们知道,春天就在前方。

所以一切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可哀叹的。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乐观向上的象征。

我们可以把这种牺牲看作是一种更替,或者说,发展。这赋予了“死亡”这神秘的事情一种现实的意义。生命们在一代又一代中不断适应周遭的环境,只为了活下去。这足够了。生命的价值承载在这上面,足够了。

有时生命存在的形式更高级,在于一种集体活下去的希望。这方面首推的是蚂蚁。蚁群在遇到火灾时,会抱成一个大球,滚出火灾现场。外层的蚂蚁被烧死,里面的蚂蚁得以存活。这是多么伟大的牺牲啊。我们不得不在惊叹的同时,表示由衷的钦佩和感动。

而对于我们每个活在现实中的人来说,我们做好自己,就是对自然,对生命最好的回馈。

我仍然想在夕阳下听风吹鸟鸣,看杨柳轻拂,无需多么热烈的爱,这种自然而又和谐的存在着,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