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又是一个夜晚,她等待着极光的出现。

她站在熙攘的广场上目不转睛地看向夜空,人们忙忙碌碌、来来往往,她像是匿藏了气息一般,宛如浓郁黑夜中一朵飘散的云,又大又悲伤。

夜空中是广场内设置的镭射灯发出的光,它们彼此交融,彼此闪耀,就像魔法世界中闪烁的亮光,但这也不过是光污染罢了,熙攘的人群中没有人会觉得它有多么奇妙。在现在,谁会想到有人在想象美好又空虚的事物呢?

她喃喃自语,那要是极光该多好。

她想着自己可以用手触摸到那假想的极光,那极光一定是轻柔而温暖的,不知为何她这样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到夜空中静静地看着这些光一般。

一转眼的时间,那些光迅速扭曲变化,这些灯光变成了极光。她注视着这奇妙的景象说不出话来。

“从前有……”一个声音从极光中传来。

她十分惊讶,这奇异的极光她从来没有见过,在那片刻她听见了一个人的低语。是谁呢?这应该是一个重要之人,那么熟悉,但她在此刻想不起来,那声音渐渐低沉,渐渐减弱。四周忽然鸦雀无声,热闹非凡的人群也眨眼不见,夜空中的极光渐渐退散,厚重的虚无与黑暗紧紧包裹着她。

02

是梦——她突然惊醒。她摸了摸自己有着泪痕的脸颊,那声音从何而来,她一肚子的疑问,但更重要的是,她又要面对重复、单调的现实生活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流下了泪水。

“怎么啦?”看见她流泪,哥哥走了过来,带着一身淡淡的草药味。

哥哥身体不好,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为了调养身体,哥哥总是要与中药相伴,家里也总是清淡苦涩的药草味。

她说,我做了一个美丽的梦,我梦见了极光。

“内陆这里是没有极光的,这样的梦也太……”哥哥没有说下去。

哥哥以前在学术上取得了很多成就,但自从工作后便一直在原地踏步,没有继续发展。

她是知道哥哥想要说什么的。

她也没有回应哥哥话,她听见了情侣的聊天声,那声音似乎是从窗外传来的,又好像是她脑海里的回响。无论如何,这声音陌生却熟悉,不安的既视感让她无所适从。她觉得要去做些什么,内心强烈的感情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男友。她离开了家,走向了车站。

在车上她仔细地听那声音,她听见了零星的细语,像是有人在讲述故事,幻听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下车了,男友就在远处的玻璃门那里,玻璃反射的阳光让她难以睁开眼睛。男友说了些什么,她并未在意,只是模糊的听见了他特意在繁忙的工作中抽空来陪她,她关注的是男友长胖了,不过这按常理来说并不令人感到有多么奇怪,可能是男友没有锻炼,抑或是贪嘴多吃了一点甜食。可是男友的变化让她感到异样的陌生感,在她听来,男友的声音就像电量渐渐不足的收音机,从清晰变沙哑,最后变得无法听清。男友就在她的身边,有声有色地谈论着什么,可她一个字也听不清,取而代之的是持续不断的幻听,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给她讲着听不清的故事。视线从男友身上转移,她看见太阳光在名为玻璃的透明物体中不断折射,单纯的白色光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复杂,最后光从玻璃的另一端射出铺在地面上。她觉得这束光呈现出极光的色彩,这束光是不同的,是令人心安的。男友的嘴巴动了动,她觉得那是去其他地方的意思。

钟表上的指针向下一倒,一天就到了终点。夜晚无风,男友带着她来到广场上,镭射灯向夜空发出各异的光。尽管人很多,尽管男友陪着她,她还是觉得自己像一个人一样,孤零零地站在广场上,于是她看向那些光,这些光不断融合,变成了不存在于内陆的极光。我与生活格格不入,她一直这么想。她不知道为什么而生活着,一天又一天,重复的人,重复的工作,重复的事情,让她厌倦无比。空荡荡的内心向往着与生活矛盾的虚幻,不是烟花转瞬即逝的绽放,也不是海枯石烂的感情,而是需要她去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她面前的,不可思议之物。但正是这样,她才越来越讨厌现在生活,这种虚幻抵不过现实残酷的世界,它更像是无奈的反抗,而非自我的追求,但直到她看见了极光。

她注视着极光,声音从极光中发出,这一次,她听清了那个故事:

03

从前有三个朋友,他们都平凡的生活着,似乎一切完好,却总是觉得大家十分相像,这份相像是内在的相同。一天,他们听说了远方有极光这一奇异的事物,他们便踏上行程,去寻找极光。

他们来到了一片森林,在前进的路上树木越来越多,植物越来越密集。继续前进后,他们的前面出现了岔路口,左右两条看似相同的路不知道会通向何处。一个人不愿前进了,他决定在原地等待那两个人,如果前方可以顺利通行再回头去找他。剩下两个朋友各自选了一条路走了。

走左边路的人急于证明自己,他向前走后被浓雾包裹,但仍不断前行,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前往什么地点,离开浓雾后,他来到了海边一个荒凉的小镇。镇上的人们十分忙碌,每日都不断在劳作。他喜欢上了这个繁忙的小镇,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人们忙忙碌碌却总是事半功倍、碌碌无为的原因。至于寻找极光这件事,他早已经在繁忙之中将它抛在脑后。再后来,他结交了两个朋友,一天他们听说远方有极光……

走右边路的人在前行后发现了一条崎岖的小径,他艰难的前行后来到了一片平原,正值夜晚,他跟随着星星的引导,走过了市井,穿过了沙漠,翻过了高山。他来到一片更加广阔的星域之下,远方的天边出现了极光,如画一般的景象让他忘记了疲劳。他欣喜若狂,想把这份心情,这一美景分享给另外两个人,于是他准备返回,去寻找其他人。恍惚间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体中离开,飘向夜空,和极光相融。

那个原地等待的人有些着急,便想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他往回走了一段,却发现前面的路被树木堵住了,他再一回头,前方也长满了树木。他被树木包围了。他抬头看向天,就像井底之蛙一样,但他没有忘记极光,只是不想再动了,最后他也变成了一颗树。

04

故事结束,声音渐渐降低,极光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刚想说一句话,却发现极光迅速消散,和她的梦里一样,在夜空中留下的只是深深的虚无与黑暗。

“有点晚了,回家吧。”男友的声音突然清晰了起来。

那一天,在车站,她要回家离开男友的时候,她发现男友没那么胖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平常的状态。男友还是在玻璃门那里站着,刹那间她感觉就好像是她刚刚下车去找男友一般。

回到家里,她刚刚进门就闻见了中药的味道,这让她感到心安,幻听也几乎不再出现,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心安。

晚上她又来到了熙攘的广场上,镭射灯又向夜空发出各异的光,她发誓若这一次看见极光,她一定会飘向极光所在的地方,触摸那光芒。

极光出现了,她确实那么做了,义无反顾。

编后话:梦幻,女生视角的细腻(作者是个男生),感受到孤独的气息,就像真正的极光一样,绚丽,却不可即。然而读罢为之折服的是作品本身所传达的,人生的虚无感,到底什么是信仰,一切都在重复和循环,这未免令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