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并不如人意,而人,总在奔波。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下午,太阳金子般的光芒给了大地温暖,也给了大地的臣民们一丝穿过寒冬的安慰。

林潇穿着他万年不变的休闲装,背上驮着满满的沉甸甸的书包,一只耳朵上挂着耳机,另一个耳机听筒在半空中耷拉着。不过他似乎并没有什么负重感,一边轻哼着歌,一边找着自习室。看他这信步悠悠的样子,真像是来旅游的。

身旁一个行色匆匆的学生超了过去 ,迅速地拧开了最近的一间教室的门把手,闪身进了去,只留下门自己慢慢悠悠地合上——像是刚刚吞下了什么美味。林潇看着那门,笑了笑。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哪里,没有所谓的习惯了的教室,每一间对他来说都是崭新的。谁知道最终会驻足在哪呢?

来来回回,上上下下,林潇发现那些教室里挤满了刻苦学习的学生。他叹了口气,“已经是五楼了,难道老天不让我自习吗?”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停在这间教室外面,透过门玻璃向里面望去……

自习室里只有一个女生,在林潇望着她的时候,她微微抬眼看了下林潇,便继续面无表情地看书。

林潇尴尬地轻轻推门而入,看着那女生没有让自己离开的意思,便小心翼翼地走到女生前排的座位处,靠窗坐下。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开始不情愿地从书包里拿出几乎崭新的课本。不经意间目光扫过女生,看到女生又在看他,林潇感到有些不自在,挤出一个笑容:“这个教室里……人好少啊……我能在这里自习吗?”他挠了挠自己的鼻尖,“你知道的,临近期中考试了,人都特多……”

女生声音轻轻地,无感情地说:“坐吧。只是你也不会在这儿坐得时间太长的……”

“为什么这么说?”林潇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女生继续看书,不再搭理林潇。

林潇取出书,回头坐下。

“真是个奇怪的人。”

静。真的好安静。

林潇又是急躁地翻过几页书,苦苦地看着荒废了许久的课本。“这半个学期都干什么去了?”现在的他可没有刚来的时候那种清闲的感觉。

太阳逐渐在远处高耸的建筑物侧面投下橘黄的色彩,可这暖暖的色调掩盖不了另一侧天空的灰暗。

“黑夜又要降临了吗?”林潇抬头望向窗外,又翻动了几下还剩许多页的课本,摇了摇头,“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吧。”

他站起身,准备去教室门口开灯。

“你不准备欣赏一下美丽的黄昏吗?”女生平静的声音响起。

林潇惊奇地转身看着女生。可女生一点儿都不看他,凝视着窗外。“黄昏,太阳最后的光带来的温暖,面对即将而来的黑夜,毫无保留。人们应当庆幸黄昏的存在,让他们适应未知,适应黑暗。”

林潇欣赏地打量着女生——穿着一身很普通的女式黑色风衣,略微陈旧了些?倒也没有,只是给人一种莫名的疏离感。手里是一本《局外人》,那也是林潇很喜欢的一部小说。而女生身前的桌子上,还有一副卡牌。

这女生甚至都不是来自习的。

“你很喜欢黄昏吗?”林潇问。

“我只是怜惜。‘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我怜惜这血红色的太阳,怜惜这染上夜的气息的光芒,也怜惜我们这些人。一切总是有个限度的,不管是好,是坏。黄昏带走了今天最后的太阳,而明早的黎明又会迎回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太阳。绝美的告别礼和突破黑暗的新生。想必这样的循环……并不仅仅存在于此吧。”女生说完,轻轻地哼了一声,似是无奈的感慨,又好像对这的嘲笑。

林潇微笑着看着女生,然后走到窗前,将双手迎向外面的光辉。“我很喜欢黄昏。我感激此时的太阳,即使短暂,可它毕竟存在,总会给我一些快乐。我喜欢这种感觉,它让我能在一切的忙碌中还有仅剩的自由的温存。”

“你不觉得这也因此染上一种寂寞的感觉吗?”女生拿起那副牌,站起身,走到林潇面前,“抽一张吧。”

林潇略微一愣,随即微笑,抽出一张。

红心六。

女生自己也抽出一张。

黑桃六。

女生扫了一眼自己的牌,又拿过林潇的牌看了看,摇了摇头。

“怎么解?”

“矛盾。黑桃主戾,红心主暖。一个客观的要求与一个主观的自我。”

林潇忍不住笑“你相信宿命吗?”

女生同样笑了笑,但回答的语气却十分严肃。“我相信。我相信自己的命运。有些事是无法避免的,逃不开便必然会遭遇。所以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人生,不需要和别人太多的接触。”然后她顿了顿,“就像在这儿看书一样。你是第一个在这儿这么久的人。”

林潇茫然地看着女生:“为什么?”

女生平静地转眼看着林潇:“没有为什么。一切本该如此。”

是因为这教室里太静了吧。何止是安静,简直如死寂一般。存在感的缺失。

女生回身坐在林潇的位置上,翻看着林潇的作业和课本、笔记。“林潇?”随后抬眼看着他。

林潇点了点头。“你呢,你的名字是?”

女生又低下头,继续看笔记。“我?我叫凌雨疏。雨过风疏。”

“好名字,雨过风疏,虽然冷了些,但却有种静的气息。不过,这应该不是真名吧?”

“真名也好,假名也罢,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凌雨疏合上笔记,站起身,走到门口,轻轻把灯打开。“你继续学习吧,快期中考试了。”

林潇轻叹了口气。“嗯,好的。”

凌雨疏兀自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林潇回头看着她,见她不再理自己,笑了笑,便又继续学习。

如果命运选择了曲折。生活会是快乐,还是沦落?

隔绝了一切,隔不了心。

又是一阵沉寂,林潇在纠结着学习,凌雨疏在无声地看书。

手机震动的声音。

林潇猛然一颤,拿出手机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凌雨疏微微抬起头,目送着他走出去。

“干啥?”林潇声音懒洋洋地问。

“你又在宿舍打游戏呢?”一个略带埋怨的女声。

林潇鄙视地对着话筒说:“你才在宿舍打游戏呢!我明明是来上自习了好不好!都快考试了,再不学习就要挂科了。”

“哟,你也知道学习了?”女声带着调戏的意味,“嗯,不错,不错。考好了,姐请你吃好吃的。”

林潇略不情愿地答应:“好,谢谢姐。”

语调平平。

“怎的,姐请你,你还不乐意啊?”

“怎么可能!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请我吃饭每次都是我的钱包变瘦……”

“你不是绅士风度嘛!”

“好了,你这打电话啥事?”

“没事就不能打啊!我这不是怕你今天还窝在宿舍里打游戏嘛!我是怕你不知道轻重缓急。既然你来学习了,我也就放心了,我可以继续去学习了。”女声转而调皮道,“其实我就是学累了来骚扰下你而已。”

林潇干巴巴地回答:“好吧,那你继续学习吧。我也赶紧补课去了。”

“嗯,加油!拜拜~”

“拜拜。”

生活会是怎样,如你所愿吗?

林潇回到教室里,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还未及坐下……

“女朋友的电话?”凌雨疏头也不抬地问。

林潇赶紧转身否认:“才不是!”

“关系很好吧?”戏谑的声音。

“其实我也不清楚我们是什么关系。”林潇挠了挠头。

“害怕被伤害的人……”凌雨疏脸色显出一股悲伤,“你有谈过恋爱吧……”

林潇淡淡地叹了口气“嗯”。

“然后,分开了?”

静默。

凌雨疏抬头看着林潇的眼睛:“她很优秀吧?”

林潇转望向窗外:“对,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女生。她,很漂亮,学习也好,人也好。总之什么都好啦。我曾幻想此生就和她相伴了,但一切,似乎……”

凌雨疏依旧看着林潇。“人的价值并不在于他所已经拥有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一切会好的。尽管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她低下头。“只是……你太消极悲观了……”

林潇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又开始学习。

一切重归沉寂。

夜已深,临近晚自习时间结束。

凌雨疏缓步走到林潇桌前:“都9点半了,你不休息会儿?”

林潇看了下手机,伸个懒腰:“嗯,好的。休息,休息。”

凌雨疏又拿出卡牌:“抽一张。”

林潇抽出一张。也不看,直接递给凌雨疏。“你觉得会是什么牌?”

凌雨疏自己也抽出一张,并借过林潇的。

林潇的黑桃六。凌雨疏的红心六。

林潇惊讶地问:“你会相信这是命运吗?”

凌雨疏把牌重新插回去,收起来。“其实,这应该是我问你的。”

手机震动的声音。

凌雨疏耸耸肩,做了一个“请便”的动作。

“喂?”

一个男声“你小子干啥去了?”

“我出来上自习了。”

电话那头的男生揶揄道:“大学霸啊,这次考试你要爆发了啊!”

林潇干巴巴地回道:“哪有,只求不挂。”

男生继续揶揄道:“别装了,考试就靠你了!我这种渣渣才是肯定会挂的。”

林潇无奈了。“你这找我啥事?”

“我?我没带钥匙啊,平时我出去上自习你不都在宿舍的么!所以……”

“你在外面稍微等等不就好了,反正其他人也快回去了。”

男生急切地说:“你让我背着这么些重书在外面等?!你是要累死我啊!”

“那我也不能就为此跑回去给你送个钥匙吧……”

男生惊讶道:“你还要继续学?回来吧,你都学这么久了!”

短暂的嘈杂声。

“啊,哈,不用啦,不用啦。有人回来了。”男生开心地说,“你继续上你的自习吧!拜拜~”

“好吧,再见。”林潇很无奈。

林潇走回自己的位置。

凌雨疏却站在门口,将灯关上。走到林潇旁边的窗前。“你相信宿命吗?”

林潇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今天的我不知道明天的我会怎样。日复一日地生活着,游戏着,忙碌着。我不知道这一切有什么意义,但我每天都庆幸又过了一天。有时,我会对未来感到压力,巨大的压力。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按着我的喉咙。又有时,或许说大多数情况,我都过着一种我认为不紧不慢的生活。时光一点点流过,我只能歌颂着今天的平和,并希望明天依旧如此。”

凌雨疏淡淡地问。“你有反抗或者逃避过这样的生活吗?或者想过这样做吗?”

林潇走到窗前,靠着凌雨疏,郑重地回答:“很多事情是自己无法改变的。虽然如此,但我会积极地去接受……”

“你真的有积极地接受吗?”凌雨疏打断林潇的话。

他沉默不语。

凌雨疏转向林潇。“人总是试图掩盖自己的想法,可人总有面具在脸上。最后不仅欺骗了别人,也欺骗了自己。”

林潇感到有些刺痛。“你是说我欺骗了自己?”

凌雨疏略微有些激动。“对,你欺骗了自己!你总是在强调你想过平淡的生活,可你实际上却有很多和别人的交集。你总试图说明自己不想成为某种中心,但你又真的是……”

林潇试图反驳:“我……你是再说我吗?”

凌雨疏突然十分激动:“没错,就是你!你个傻瓜!你虚伪,懦弱,自私……口口声声地谦让这,谦让那,可内心却比谁都渴望!一方面努力地要求自己为别人付出,可内心又绝对不甘心如此,便开始索取。没错!索取!贪婪不是人类的本性吗!”

林潇就默默地看着凌雨疏,她情绪很不稳定。

“可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不能自己过一种生活吗?必须要被逼到一种绝境吗?可绝境也并没有给你重生的机会啊!”

林潇语气沉重地说:“我……很抱歉。”

凌雨疏语调悲伤地呢喃着:“我明明总在试图逃避的,逃避那刺痛的人际交往,逃避那无情的利益关系,可为什么这样?没人在乎的话,躲起来不就好了?可我却永远都逃不开……我想过亲手结束这一切,可我无法面对,无法面对之后的一切……”

你在里面,就会永远在里面。

凌雨疏慢慢平静下来。“一切会结束吧。”

林潇用力点了点头。“会的。”

凌雨疏试图笑一笑,可她流泪的面庞却挤出一个滑稽的表情。“你相信命运吗?”

林潇沉默。

“我们都是生活的局外人。”凌雨疏深深吸了一口气。

林潇满怀自信却又不失安慰地说:“可我们依旧掌控自己的生活。”

“谢谢。”

“你好久没和人说过这些了吧?”林潇关切地问。

凌雨疏略带愉快地笑了。“不用试图讨好我了。”

林潇一愣。

“你说相信别人是不是很难?或许答案是否定的,但我依然会谨慎地对待身边的每个人。同样,看透一个人是很难的,但人们依然会试图去做,或者说,自以为自己在做。”

林潇看着凌雨疏,她神秘地笑了笑。

她转身看着窗外:“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你不走吗?”

“你就不用管我啦。”

林潇略微有些失落。“好吧。”他默默回桌前收拾完东西。

凌雨疏依旧站在窗前。

林潇走到门口。“需要开灯吗?”

凌雨疏转身对着林潇。“开吧。”

林潇开灯,打开门,准备转身出去。

“你现在相信命运了吗?”她不等林潇回答,“考试加油哦!拜拜~”

林潇笑了笑。“嗯呢,一定。拜拜~”

林潇关门的那一瞬间,教室里的灯又灭了。

这是第二天的上午,林潇准备出来做考前最后一搏,于是他拉着一个舍友又出来自习。

不知为啥,他又来到五楼,还拽着舍友。他顺手想拧开昨晚那间教室的门把手,却发现是锁住的。

林潇惊讶地问:“这间教室白天不开放吗?”

“什么白天不开放,是全天都不开放啊!”男生故作神秘地说,“你不知道吗?曾经有个女生,好像精神有点不太正常,反正神神叨叨的。后来她在这间教室跳楼自杀了。再然后,就听说这里闹鬼,便把这间教室封了。”

他顿了顿,拍了拍愣住不懂的林潇的肩膀。“你老不出来上自习,不知道这些也罢。不过话说,你今天怎么又出来上自习了?而且还拉着我非要来五楼的这间教室?”

林潇猛然回过神来,“这个……”随后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着该学习了。又觉得五楼应该清静些,便来这儿了。”

“好吧,真无语。那我们去找间好的自习室吧。”

林潇答应着,转而又站住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相信命运吗?”

他舍友硬拉着他走了。“你没事吧,突然问这个问题。我看你有些不正常。”

林潇尴尬地撇撇嘴:“没有……没有……我很好……”

外面阳光已然热烈,昭示着这一天的无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