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诗交给夜晚
等待光明的人等不来光明
那只属于寻找的人

黑纱浮想

蒙着黑色面纱
的姑娘,真巧
你是在烈日下
荒漠里掘土的
开拓者之一
繁星中的一亿

那么多的沙粒与
手握铁锹的年轻宾客中
你却微笑的摆弄你
拓荒的工具
有持无恐

我看见了
却困惑且欢喜
因为太阳照耀的地方
你的面纱在闪着光
光像弹片,眷顾了我

没有姓名和出身
我是船边的水手
你是旅客中的一个
黑色面纱下的你是不是
钻石里的十克

诅咒

 水草真是疲倦啊
一直舞蹈着
 
大海是她刻薄的舞伴
不停催促着
 
一刻不停
波浪的的乐音
 
这片自由之海
无时无刻不在
 
沉默着流泪
寻求着救赎

你知道你为什么愤怒吗

云的上面是什么
反正不是有水味儿的威士忌
有威士忌味儿的水
可能是

巨大的恒星抹着眼泪
坐在云上面哭泣

它们从恒星的眼角到云下
大概流了一万年

恒星眼泪落到地上的沟里
我就盯着巨星悲怆的泪之镜

这个镜中低着头的人没有五官

我怒目而视
沟里着起火来

无法熄灭也不能痛快的燃烧
真是一簇可怜的火

云朵中间开出一个洞
巨星降落
越接近越小

最后走下来的成为一个小男孩
我牵起他的手
看着沟中火星

你好呀,我

夜晚

怎么,从遥远星辰处移开视线的时候
手边的樱桃也腐烂了。
留给我冗长的夜晚,
还有安详的睡眠,
满地馥郁的狗屎。

连安稳的夜晚也不肯施舍
让梦不真切
生活不够虚妄
倒是像极了那面墙
你只是墙中一砖
就连辩驳的机会也不肯
不肯给我

那么这星辰还是星辰吗
爱意还干净吗
留下一个巨大的问号
与毫无美感的失落

在无尽的追问中忘记了
本来的问题
当我失眠的时候夜晚是什么样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