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川上的自说自话:人间失格
我在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对活着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又经历了老姥爷的葬礼,发觉自
之后
有关于冬日,我总有许多许多想说的事… 天气已经转凉,世界的艳丽颜色也开始褪去
之前
时间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流走,恍若一个无从拧紧的水龙头,滴答滴答,有节奏地不紧不
惜时
酒醉后,我在凌晨醒来,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月光一如清流般倾泻在我的身上,带着
未曾飘雨的雨巷
秋色渲染了天空,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天气。就像小时候喜欢的“秋高气爽”,的
不愿成熟的夏天——《少女病》
昨天和同学在网上买书,突然想起《少女病》①已经完结出单行本了,便毫不犹豫地下
初夏的夜晚,已然开始变得闷热,加上连续不断的潮腻腻的天气,总让生活在这种条件
很多事并不如人意,而人,总在奔波。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下午,太阳金子
夏雨,下雨
凌晨时分,被淅淅沥沥的雨声叫醒,他叫我去倾听自然的声音。 我喜欢听雨,从滂沱
个体、社会(集体)与生存
(一) 如果说对于每个个体来说,生命的存在具有极其崇高的价值,那么对于社会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