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流走,恍若一个无从拧紧的水龙头,滴答滴答,有节奏地不紧不慢地流走光阴的水滴。

我无所事事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耳边满是激昂的宣讲的声音——这是在班级评优的评选会上,现在正是我们班长慷慨陈词的时候,虽然我对身处这种活动感到不适应,但我总不好表现得太过分,毕竟我们这些班级成员的表现也决定着最后的成绩,所以我也不时地抬头看着讲台上的班长。

班长是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生,应该是叫陈汐,好像是吧?印象当中是个很负责任的好班长呢,总是为了班级付出。当然,我对她有印象更是因为她经常严厉地要求我去上课,“不能让班里的任何一个人掉队”,她是这么说的。这次的宣讲会也是她强制要求我来的,“你可不能再逃这个活动了呀,这可是关乎班级名誉的事情呢,全员到齐肯定会给人一种团结凝聚的好印象的。”她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是一边打游戏一边接的电话,所以我回答的语气很敷衍——“好,好的,你放心吧”,我纯粹是为了让她不要在此时再唠叨,便满口答应下来了。

现在想起来,感觉自己好像很对不起她,隐约回想起当时她叫我的时候,语气也好像已经有了失望倦怠的感觉。大概我已经让她厌烦了吧?也好,对我失望吧,也让我能少一份顾虑。

台下响起了掌声,我也回过神来。陈汐干脆利落地鞠了一个躬,面带微笑,款款走下台来。 班里同学纷纷夸赞她的完美发挥。我这次事什么力都没出,只好自己低着头,一言不发。

接着是难熬的等待时间,等待剩余的班级的宣讲。班里的同学有些挂上了胜利在望的笑容,有些谦和地和身边的同学小声讨论着什么事儿。陈汐面色潮红,似乎还未从刚才的兴奋中开解出来,她和身旁的团支书交流着某些意见,大概是自己刚才还有哪些不足吧。

终于,在我给手机换上备用电池之后,宣讲阶段结束。结果公布,我们果然拿到了校级的优秀班级称号。大家欢呼着,互相击掌庆贺。我尴尬地和关系还算不错的几个同班同学互相拍拍背。

“来来来,大家一起拍张照片吧!”评选会结束后,陈汐把大家留下。

你往左,我往右,大家乱糟糟地挤在一起,陈汐在前面指挥排位。一瞬间,我和她对视了,她向我点点头,微微笑了笑。我也只好惭愧地回以微笑。

“终于结束了。”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拍完照之后我就飞快地逃离了那间教室,逃离了那群我认识的人。

此时是下午3点钟左右。评选会只进行了2个小时吗?感觉好漫长啊。

我已经离开了学校,走到了外面,我需要出来松口气,否则我会被那种氛围压死的。

初秋的午后,空气还是充盈着温暖舒爽的气息,加上难得一见的好天气,无风,阳光直射着我的面颊,以致我只在衬衫外穿了一件薄外衣也感觉尚好。

路被一条河分割成两侧的单行线,不过河的旁边倒是一直有沿河的公园。我是第一次出来,就这么无目的地走。平时我都会宅在宿舍里,要不就是打打游戏,要不就是写写东西。大概这是大学里仅有的能让我提起兴趣的两件事吧。也很少出门,只可能偶尔被舍友拽出去转一转吧。

公园是很漂亮的,绿色的树上点缀着零星的开始泛黄的叶子,地上的草也不再是原来的嫩绿色,而是以一种深绿色表达着对夏天的缅怀。深呼吸一口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清清爽爽的感觉。

我就沿着河走,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着。我看到路旁小树林里有一对又一对的小情侣在卿卿我我,对啊,这么优美的环境,旁边又是大学,怎么不会有情侣来这里约会呢?我不禁幻想起陈汐大班长和我们团支书是不是也会成为一对情侣,然后在这里约会呢!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班长和团支书一定要是一个女生一个男生呢?搞不懂。

继续向前走吧。还有那些身边有小猫小狗环绕的人,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难以置信,仅仅是一条河的间隔,公园里没有道路的喧嚣,完全听不到那种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有的只有阳光在河面照射的粼粼微响,间或几声欢笑,几声人声的嬉闹,还有脑海中浮现出的风铃的声音——那一定很应景吧。

走到一个过街地下通道的入口,我在想是继续沿着河走还是转而去街区走一走。这时从通道里走出来两个人——年龄应该只比我大两三岁的一男一女。女生手里拿着一摞纸一样的东西。男生四处望了望,他看到了我,眼神在我身上飘忽了一下,然后转身对女生点了点头,在旁边的墙上用手里的刷子刷了两下。女生麻利地把一张纸按在了刚才刷过的地方,轻轻拍了两下。她和男生相视一笑,然后一边谈论着晚餐吃什么一边从我身旁走过。男生在经过我旁边时好像还微微点头致意了下?我也是一愣,回头看到他们已经飞快地走远了。

我走到他们刚才贴东西的地方,看到是一张关于补习班的广告。“什么嘛,真是贴小广告的!”我哑然失笑,又看到他们在远处的某个电线杆上熟练地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女生一脸的幸福,男生则在旁微笑地听她讲着什么。“夫妻组团贴小广告的?真的很有趣呢。”

依旧是没有目的地前行着,原来出来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搜寻可以写的事和物,我把外出打上了“采风”的印记,便也失去了许多外出的乐趣,这肯定是某种束缚了。于是这次我想只是享受这个过程。

太阳已经开始渐渐向西向下移去,我也已经随着河的前流而走了接近一个小时了。天空中释放热量的星体已经开始由亮白色转向金黄色,河面也被染上了耀金色,随着微薄的浮动,似要跃河而出一般。

普通的沿河公园已经衔接到了奥运文化的小公园,我正走在慢跑道路上。身边掠过了一个又一个身着运动装的城市达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快或慢,或缓或急。

在快接近重点的时候,我不禁放缓了脚步,即使我原来就是以很慢的速度在走。

我惧怕面对结果。

转身,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小小的城市公园,大大的现代化都市。阳光被那些笔直地插向天空的高耸建筑的外侧玻璃幕墙完全地反射过来。而真正的太阳,从我这个角度已经被别的楼房挡住了。可这阳光依然把温暖透过河旁的正在茁壮生长的树的叶子放射到我身上。

我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机,想要将这一城市特有的景观拍摄下来。

身旁停下了一个脚步。我察觉到身后有人,便回过头。是一个女生,在我来看很漂亮的女生,看起来应该和我年纪差不多吧。盖过耳朵的头发,充满活力的眼睛,挂着微笑的嘴角,一身秋季的运动衫。真是一个精致的人!我真想感叹。

“好漂亮!”她轻轻感叹,声音柔柔的。

我尴尬地点点头,赞同她对自己的评价,虽然我知道她在说的是我看的景色。

“我也要拍一张。”她拿出手机,在我身旁举起手中的手机。

我十分纠结,我可没有做好会邂逅一个女孩的准备啊!不过我这都想了些什么。

不过,我还是奋而不顾提出了一个在我来看,超出我胆量的请求。“我能给你拍张照吗?”

女生脸红了下,咬了咬嘴唇,不过她还是答应了。一边轻轻地点了点头,一边不好意思地说,“真是个大胆的请求呢。”

我想我也一定脸红了,不过我还是深呼吸,尽量做出一副沉稳的态势,热心积极地选了一个我觉得非常美妙的角度,获得她的肯定后我准备拍照。

“用我的手机也拍一张哦。”她递过来她的手机。

我瞬间想到是否趁机触碰一下手,可转瞬又为自己可耻的想法感到羞愧。

接过手机,再次深呼吸。“我数三二一。三!二!一!”

照片定格了女生甜甜的笑容。

“我也给你拍一张吧。”女生拿回她的手机,脸上的微红还未褪去。

用她的手机吗?我不安分地思维又开始乱跑。

“啊,好的,好的。非常感谢!”我忙不迭把我的手机递过去。

“来,我问你,存折里都存了什么呀?”带着打趣的甜甜的声音。

“钱。”我不明就里。

“好啦。”她笑了起来,把手机还给我。

“这样啊,原来。”我恍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笑了起来。“真亏你想得出来。”

“那是当然。”她也挺活泼的。“你是学生吗?看你年纪不大欸。”

“啊,嗯,是的。大二。”

“喔,我也是呢。”她若有所思,“逃课出来的?”

“啊,被识破了。”我正惭愧,可转念,“你不也是吗?”

这完全就是辩白。

“我今下午没课欸——”她故意拖长声音,得意地笑了笑。“好啦,不管你啦,我还要跑步呢,走了,拜拜!”

她说着便向前跑去,然后回头摆了摆手。

我报以微笑,“嗯,拜拜。”我是挺想说“有缘再见啦”这样的话的,甚至直接要电话啊什么的联系方式。可毕竟只是偶遇而已。

偶遇而已。

我最后看了一眼她远去的背影,伴着下落到深处的太阳的橙黄的光。转过身,自嘲地摇摇头。“别胡思乱想了。”可打开手机,看着照片上可爱的女生。我心中还是莫名地感到快乐。想原来从来不敢去搭讪女生,到后来逐渐学会适当地与人接触,到今天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我倒不免感到有些庆幸。

终于,我走到了公园的尽头了。前方只有充满了人的住宅区和商业区。

在这端公园的入口,不远处是某个我不知道的重要的十字路口。一次红灯竟然要等100秒,路上挨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人行横道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道路的对面是地铁的入口,人们进进出出。这是城市。我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太阳已经一半陷入地平线下,东方的天空已经染上了宝蓝色,星星零零的点缀着几个亮点,微弱地闪动着。

绿灯,我长舒一口气,抬脚,随着人群走到了路的对面,下到地铁站里。

“该回去了。”

我自言自语着。踏着最后一步,我相信太阳已经在另一侧升了起来,给那里带去了光明。正如我此刻放松的心情。

我又觉得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

回去大概还有班里的聚会吧,陈汐肯定会借此再组织大家出去搓一顿的。她可真有一套,把这些人能拉到一起去。

呼啸而来的声音,现代科技完美体现的列车逐渐减速,直到停在拥挤的人的面前。中间下车的人向下挤,两侧上车的人向上挤。

我不是豆芽菜,可我也不是冰豆腐。我想找碗热水而已。

胡思乱想着,我踏上了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