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旧时月色
作者:姜夔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奇与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当时月色初照,清冷却偏生得可爱,一“算”字可见情浓。梅边人面,依依婉在。看似写梅花,却是着在了旧人上。当年邀佳人共看梅花,“不管清寒”中暖意流动。可是当年何逊,如今已老,难说万一。此中“春风词笔”,当时有人知晓,如今形影也孤,词笔也疏,失意最甚。既然今日困迫,那梅花便再无可赏之处。但就是这点点疏花,散发的淡淡香气还浸入我心。“江国寂寂”,四字说尽千里孤寒。白石之词清旷幽然,千古无匹,可见一斑。我本愿千里遥寄,夜雪却阻了这心意。借酒浇愁,却又“翠尊易泣”。于是无言,于是耿耿相忆。“长忆”是白石苦苦追思后又得的一处梅花,暗暗相思无绝,销魂如此。曾在千棵花树下,碧湖之畔边携手,如今想来,虽是思苦,亦稍安慰。抬眼见到片片梅花被风吹尽,又能几时再见呢。

纵览全词,起初仿佛在写梅花,然后渐进到“玉人”,到最后连玉人也不见踪影。后人每多诟病白石词虽清空拔峭,重点却最是飘忽不定,所以境界成而散乱。然此一则或是白石之病,或是其最奇处。起落之间,一缕情丝承合,境像与境像尺水相连。人说无所寄托,或许是寄托太重,已化然无形,散落笔意之间。怀人思境,还是落在梅花之上。于是咏梅花咏得不落俗套,追忆追得不露痕迹。行文如云飞鹤落,所以苍然落寂,令人读罢默默无语。

 

我决定要写这篇赏析的时候,听见门外的人在说:你又想起那个夏天。

那个夏天我见到这首词,片片落满石湖的梅花,幽幽笛声,真是世上最好的夏天。

暗香。总有一些事一个人像这样的超凡脱俗。

我还记得当年小桥有红药,旧书楼下人来往。

非有别意,当是怀人。

 

今天我又打了一天的游戏。

今天我又忍不住在课堂上玩手机。

人生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

刮过风,有清寒。

你说,如果我一生囿于此处,还到得了彼岸吗。

可我还到哪里去呢?

 

我想那天你在阳光下抬头,很是温暖,像是花茶最后一点回甘。怀人以此。

我想那些纷纷扰扰牵牵连连,当时夜不能寐曲终不散的少年。便是暗香。

虽然时间就是青锋剑,总有那么一天斩尽满山梅花。

我不害怕这些。我还是想对你说,这是最好的茉莉,最好的季节和寄托。

 

夜色无垠,生而……必死。

然而你曾是温柔四月,我走不出的宫殿。

虽然如今千山万壑,浮云遮眼,苍茫苦雨独我,

但记得你的笛声还是飘进了我的窗。

 

有一天我们还会遇见,相互诉说着各自领略的景色。从你开始和结束,再看蝴蝶落在山坡上。

那时会有天河乍泄吗?

 

其实这一路遥遥,我已不在乎所谓真谛。

只是你如今可好。

 

PS:原谅我的牵连,是不是已经离题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