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雯第一次踏入这所大学的食堂时,她的目光不由得被那个熟悉的招牌吸引——原磨豆浆。于是记忆开始在雨中翻飞,深藏于心,难以触及的往事在一瞬间扑面而至。

“你为什么总喝豆浆啊?”旋在说这句话时,从前排转过了身,嘴里叼着一支笔,痞痞的样子。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雯不耐烦的回道,连头都不抬的继续喝着豆浆继续写试卷。

“哼!了不起吗?”旋显然有些被恼怒。他知道学习不好的他一向被尖子生轻视。但这一次他的被羞辱感极其强烈。他愤愤的把叼在嘴里的笔飞快拿了出来迅速的戳向了雯的豆浆杯。正在专心写试卷的雯压根没料到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呀”的一声叫了出来,豆浆杯被戳了一个窟窿。醇香的豆浆汁一涌而出,洒满了雯的书桌,立即浸润了她的试卷。雯满脸惊愕的看着旋,眼睛瞪出了眼眶,双手悬在半空中。

旋的心里突然感到了不妙,可他嘴上说道:“这是你自找的!”悻悻的看了雯一眼,把身子转过去了。

而他身后的雯一下子哭了出来,极其委屈的哭着,浑身颤抖。

下午上课时,坐在旋左边的虹和薇悄悄的说道:“哎,你知道吗?雯的竞赛试卷没交。”,“什么,不会吧,她为什么没交啊?”,“她跟老师说,她把试卷弄丢了。”,“这样啊,那这岂不是意味着她放弃这次竞赛了?”,“是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次竞赛可是关乎保送哎。”

旋的心突然揪了起来。

这是他看见雯无精打采的从教室外走了进来,他立即装作在玩游戏,把头埋了下来。

雯却突然间戳了他一下,旋的心悬了起来。

“喂,张子旋。今早的事是我不对,我感到抱歉。”

旋惊愕了,连忙转过身,疑惑的看着雯,她的眼神很真诚,让旋一下子语塞了。

他想了半天该怎么回答,终究没说出话,把身子转了过去。

第一节是英语课,老师在讲台上一阵狂讲,洪亮的声音灌满了教室。旋的心却始终揪不回来,他侧耳听着身后雯的呼吸声,一下,两下……于是把手从背后伸到了雯的桌子上。

雯看见了一张叠成正方形的纸条躺在旋的手心里,她犹豫了一下,趁着老师没注意迅速拿了过来。只见那张纸条上写着:“我原谅你了,但作为原谅的方式,我决定以后你的豆浆我包了,说吧喝谁家的。”

雯默默的笑着,在旋张牙舞爪的字体下面写上了娟秀的四个字“原磨豆浆”

之后的日子无论风和日丽,还是阴雨连连,每天早上雯的书桌上总会放着一杯原磨豆浆,暖暖的。

旋的成绩也在莫名其妙的上升,黑板上进步生的名单里总会出现他的名字——“张子旋”

雯变得开始喜欢和旋在上课时传字条,喜欢静静的看着旋的背影,想着老师对她说过的话“我把张子旋安排到你的前桌,你要好好帮助他,把他成绩提上来”。

从不喜欢篮球的她开始喜欢留意在球场上飞奔的旋的身影,喜欢看到他汗流浃背的样子。她第一次有种看书时会走神的感觉,心里总像吃了糖一般的甜。

可是有一个事实不得不令她担忧,她的成绩在逐渐下滑。原来每每高踞第一的她,逐渐到了第三,第五。而这一次是第七,她的心一下子凉了,说不出的痛苦压抑在心里。

这天下午老班找她去说话,下午的阳光很好,明媚的照着走廊。她的心却在颤抖,充满了悲伤。

“董雯,你应该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找你谈话吧。”雯点了点头,泪水在眼里打转。

“董雯,其实老早之前我就想和你谈谈了,可我以为你懂得轻重,所相信你,没和你说。可现在你的成绩让我明白我不能在装作不知情了。”老班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你的父母对你期望很高,你知道吗?”

雯心酸的啜泣了一下,点了点头。

“所以,董雯你要珍惜这种期望,不能让爱你的人失望啊。好好把心收回来,现在是高三,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出问题啊。”

雯的眼泪快要流出来了。

老班看了一眼雯,说道:“你和张子旋的事好好斟酌一下吧,老师相信你能处理好。最好现在别谈。”

雯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怔怔的看着老师。

她的心像被撕裂一般的疼痛,她反复权量着老师的话,看着自己写在书桌上的誓言“考上某某大学”,她知道选择放弃旋是她唯一的选择。

她不再和他传纸条,他写得纸条她一个也没看,没回。他仍然继续给她买原磨豆浆,可她一杯也没喝,直接还给了他。她努力的控制着不想他,把爱意深藏在心里,换成脸上的冷若冰霜。

那杯天天都会出现的豆浆落寞的承受的两颗心的煎熬,石化了关于青春的记忆。

雯的成绩在回升,可是只有她知道回升的代价,在寂寥的深夜,捧着旋第一次买给她的豆浆杯,默默的哭泣。

高考终于结束了,雯也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出了好成绩。

在填报志愿的那一天,她早早的到校了,当她推开教室门的一霎那,一杯原磨豆浆放在她的书桌上。

她静静的走到桌子前,轻轻的拿起了杯子,杯底下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道:“我不知在哪一刻让你失去了感觉,可我始终都像这杯豆浆,心为你而热。”

雯就在本该开心的时刻,泪流满面……

尾声

屋外的雨刷刷的下着,每一声击在雯的心上,泪水潸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