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社的不少同学很喜欢写小说,在文学社日常活动交流的过程中,大家对于小说的创意与写作手法都有不少的碰撞。

那写小说真的有什么技巧吗?是否有捷径可走?今天就为大家带来《萌芽》杂志编辑七月人撰写的一篇写作指导《小说对话怎么写?》,供大家参考学习,也欢迎大家积极讨论,也可以讲述自己在小说创作过程中的故事。

小说的对话写作是一门技术活。而不少年轻人往往凭着一股创作冲动来投稿,许多人在小说的技艺上却并没有多少磨练,因而对话写作上的问题往往就更明显。首先要说的是潜台词,许多人对话写不好,其实是他们压根没有意识到还有潜台词这回事。

“你能借我一些钱吗?”

“不行,我不能借给你。”

多么乏味的对话。其实,无论是向人借钱还是拒绝对方,对人们来说难免都有些说不出口,所以就需要潜台词的帮助,来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唉,房东又来催款了,还说明天再交不出租金就要我搬出去……”(所以你能不能借我些钱救救急?)

“是啊,我的情况也不比你好多少!我的钱全押在股票上了,最近股市跌得厉害,我都几天没睡好觉了。”(对不起,我爱莫能助)

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很多时候都是依靠潜台词来表达自己真正的意思。在小说中注意潜台词的运用,能使对话变得更加真实,也更加生动。

还有就是反语,或者说反语也可以被看成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潜台词,它在表达强烈情感的时候特别有用。我们在网上会看到一类人,他们特别爱用感叹号,乃至连用数个感叹号,仿佛他的话因为感叹号而有了更多的分量。这其实不是个好方法。试想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你的主人公面前侃侃而谈,说的却都是些陈词滥调甚至是不着边际的瞎话。你要让主人公跳起来大骂:“愚蠢!!!白痴!!!!”吗?倒不如让他拍拍手,说:“谨遵教诲”来得好。

写作对话时还需要注意一个原则:能省则省。我在知乎上写过一个关于小说中对话的回答,在微博上也被一些朋友转发了。起点是有人说,可以通过描述一个人说话时的状态来使对话更加生动形象,比如:

“能不能给我一包烟?”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道。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句子,尤其是里面那个”不耐烦地“,想想看如果这样的写法出现在一连串的对话当中,该是何等的灾难?

“能不能给我一包烟?”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道。

“不行。”她生硬地拒绝。

“那我自己去买。”他摇摇头,无所谓地说。

“抽抽抽,你就知道抽!”她声嘶力竭地大声嚷嚷起来。

“你又发什么疯?”他无可奈何地问道。

……

本来应该是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激烈争执,却由于作者的画蛇添足,阅读起来变得极为累赘,步履蹒跚。斯蒂芬-金说”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尽可能地,在直接引语前,你应该只使用”说“这个动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不要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比如这句:

“能不能给我一包烟?”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道。

我们可以修改一下,变成:

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这样就好多了。

能省则省的原则还体现在海明威的”冰山理论“上,他说“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最后谈谈对话的真实感问题。马尔克斯有次被问到,为什么在他的小说里连续的对话非常少。他说因为西班牙语口语和书面语差距很大,如果在小说中原封不动地采用口语对话,会显得极不协调,因此他宁可舍弃成段的对话。在我看来,汉语也是一样,也就是说,书面语和口语是分开的。小说对话的写作和剧本台词不同,剧本中的台词由演员口中说出,而小说中的对话归根到底是落在纸面上。如果硬要在书面语的小说中模仿口语的对话,往往效果不佳。我的看法是,小说是一种摹仿的艺术,尽管它尽可能地去接近真实,但本质上还是现实的赝品。对话也不例外,对话的真实感其实是一种心理机制。因此我们在写作中要做的并不是全盘照搬日常语言,而是抓住人们说话的特征,比如潜台词,比如反语。就像在京剧中,表演者手里握一根马鞭,便仿佛他已经胯下骑着骏马一般。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说得也就是这个意思。

编辑:井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