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携着湿润水汽的风,是这个季节的羁绊吧。从北京回来的我,终于有了些心里的归属感。我记得,在北京的时候,同学问我想不想家,我当时茫然了。我从没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思乡之情。呵,我记得在初、高中的时候,我已是远离了自己的家乡,当时是经常写那种怀念故土的文章的,故乡的月,故乡的云,故乡的土,故乡的风土人情。那是一个大家,或者说,是一种神化的向往。离乡的游子总期盼着归乡的那一刻,这代表了认同和安全感。可在北京的我,却仿佛失去了这种感觉。我依旧会自豪地说自己是山东人,但这只是一种淡淡的感觉。我会对山东人感到亲切,却忘了家乡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有一次和家长聊天,我觉得自己并不是非要去花很多时间来和家长聊天的,并不需要那种总保持着联系的感觉。如果说原来是渴望独立的人,所以总试图摆脱家长的束缚,那么现在,只有自己的影子陪伴着自己,反倒觉得独立来的太轻松,却又太虚幻。

我只是离开了家罢了。

我开始探究为什么我会变得这样。在我看来,我竟然如此不重感情,这是很不应该的。可是,我说不出自己是怎样踏上这条路的。

这不,寒假了,我找了份家教的工作。有时候,早上出门,在漫天的浓雾中,路过的形形色色的上班族,他们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个模糊的影子,看不清面容,猜不到表情。这反倒让我感觉很安全。我走在路上,哼着自己喜欢的歌,惬意。外界对自己的关注越低,生活越轻松。有时候,下午临近黄昏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家是要走国道的,这条路上每天都会有许多拉煤的货车。在昏黄的日光下,空气凉凉的,一些附近村里的孩子会出来捡拾路边遗落的煤块。其实是有清洁工人的,但他们会把较大的煤块留在路边。这个细节我是来往很多次之后才发现的。我突然感到了很多我失去的东西。

自从分手之后,我觉得自己的感情麻木了。我不敢再对任何人付出真正的感情,想那么亲近的女友都会与你分离,那,更何况……

可这极端了。总有人是守在我们身边的。父亲曾说让我多与朋友接触,多和人聊天谈心。我只会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一方面敷衍家长,一方面依旧把自己严实地包裹起来。我觉得自己足够坚强,足够给自己营造一个“安逸”的环境。可结果只是自己的情绪变得容易波动,生活变得或一团糟,或索然无味。

可是,我也在逐渐地懂一些事,人不能总靠自己。很多时候,和朋友一起会让我感到开心。这次回家,我觉得一切正在向正轨靠拢。所谓的抚平一切伤痕,所谓的轻松放手。我并不畏惧这些,是吧?

某个星光灿烂的晚上,父亲开车带我去海边,在滨海的大道上,嗅着带着淡淡海腥气的海风,清清爽爽。

其实,在骨子里,我是想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