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圣索菲亚大教堂巍峨耸立
钟声穿过层层山峦
不眠的皇帝幻想着永恒之城
盼望君士坦丁堡的太阳能从海岸边升起

可是 冠以他名的瘟疫来势汹汹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
沉睡在街角的贫苦人民从痛苦到沉默

嘭 是谁又倒下了?
棕色头发的姑娘正同友人攀附着
喂醒醒 你怎么了
原来倒下的人是自己

老去的查士丁尼捧起支离破碎的雄心
安静地放下

(二)

然后 丹多洛带着他的十字军来了
走在查士丁尼渴望建立的永恒国度上
给水上之城带来了丰饶和富硕
轻盈纤细的贡多拉穿行在狭窄幽深的水巷
悠扬的船歌称颂着

啊 威尼斯真是个无与伦比、神话般的地方

是啊 他附和道 靠在软垫上
西洛可风温暖地吹拂着他的脸

这小船有着奇特的颜色
世界万物之中 唯有棺木与其相同
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
水声潺潺的深夜中静悄悄的死亡

船夫们粗暴地争吵着
水面是不寻常的宁静
似乎温和地接收了他们的声音
使之游离 并散到风浪中

可是在黎明到来之前
蔓延的甜甜的药水味 让人想起了伤痛和疾病
吟游医生戴着鸟喙面具来了
黑色的油布大衣和圆框护目镜
墙上的黑色字母 吞噬着整座城市

黑暗向他们袭来 绝望向他们伸出手掌
死去的蝴蝶拖着残破的翅膀
在死神脚边匍匐
人们祈祷着神圣的40能带来攀向光明的阶梯

(三)

透过深绿色的百叶窗 可以嗅到阵阵花香
深红色的屋顶上是蓝天和白云
但丁的魂魄还在古老的城墙上飘荡
他一定没有想到
27年后神曲里的地狱能降临人间

他靠着墙安静地睡着了
在翡冷翠一个角落
人们用手轻轻触碰他
才发现 他早已离开

饥荒带着夺取了的生命刚刚离开
瘟疫的巨镰又开始挥舞
企图收割这座城市苟延残喘的灵魂
活着的人们丢掉人性 再没有人为死者落泪

棺材覆盖着儿童稚嫩的脸庞
死神举着一朵枯萎的鸢尾花在踱步
教堂的坟地太过于拥挤
掘墓人带着最后的悲悯 将棺木丢进深坑

薄伽丘来到这里
像一根异教之矛 侵入这文字的土地
在黑暗中歌颂自由
企图撕下宗教空洞的召唤

他说
天主对人类真是残酷到极点,还能怎么说呢?

(四)

但是 东方的太阳
升起来了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只丑陋的野兽
在岩石中嬉笑 然后举起手里的蝙蝠
生剥活吞

可恶

人们蒙住了脸 坚定地躲进房子
城市间空空荡荡
灿烂的阳光透过云层
撒下五颗亮晶晶的星星

白色的骑士披着红色的霞光来了
将手里的剑刺向野兽
他们脱下面具 露出斑驳的勒痕
疲惫的双眼透着光

在他们脚边
刚冒出尖的野草 昭示着春天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