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她随母亲来到这个温婉安静的江南小镇。身穿来自大城市的鲜艳衣裙走在青石板路的古巷中,总不免惹来些嫉妒的野孩子。

这天,他们盯上了那只玩具熊,把她堵在路口。她惊恐地一步步后退,就在不知所措之际,冒冷汗的小手忽然被另一只温暖的小手紧紧握住,一股暖流从手心直达心底。她一惊,从此牢牢记住了这温度。

时间走过,她和他考上同一所高中。和每个刚步入青春花季的女孩一样,她学会了羞涩、腼腆。他的每一场篮球赛,她都躲在球场最高的看台偷偷地看。一次,他偶然瞥见了在看台一角小小的她,不禁一笑。她低下了头,任由他走来牵起自己的手领她坐到第一排,说,这样看得清楚些。然后转身继续在球场驰骋。她静静地看着他打球,回想着刚才那只温暖依旧的大手,从此加入篮球场最前排的“家属团”。

高考后,他留在家乡,而她选择北上……那年寒假,大雪的冬天,她买好票迫不及待想回家,火车却被大雪延误。她在车站焦急地跺着脚,身子早已冻得僵硬。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飞奔过来,一把将她搂入怀抱,她满足地将双手伸入那股熟悉的温暖中。接下来的几天是幸福的,不想她的母亲不期而至。那晚,她笑着与他挥手道别,约好夏天再见。她不知道,母亲想要让女儿幸福。而在母亲眼里,那幸福是一个小镇的穷学生给不了的。他的道别,不是再见,而是别离。那天以后,她再也没得到他的消息……

大学毕业后,她听从母亲的安排,嫁给了一个富商的儿子。她和丈夫有了一双儿女,生活富足、安详。花甲之年,丈夫过世,而她也被眼疾拖垮。那个老医生含泪带笑,就那么缓缓握住了她的手。只听她喃喃道:“嗯,还是这个温度……”

又想起夕阳下,她整个童年的记忆。她和他漫步在青石板的古巷,她的手被他紧紧攥在手心。原来,他给的温暖,一直都在她身边,从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