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后,我在凌晨醒来,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月光一如清流般倾泻在我的身上,带着点点冰凉的苦涩。

我是为了你而醉酒吗?

我想回家。可我已经被你的洪流卷走,不能自已。

我愤怒地爬起身,衣冠不整,赤着脚走到窗前,猛然拉开刚刚还是紧闭着的双层玻璃窗。我想留住你,可你的气息却肆无忌惮地挑逗着我的神经,外面寒风扑面而来,你的气息似乎淡了些。那令我神魂颠倒的香水味。

一定有很多人为你折服吧!我似乎听到了愤怒的喊叫。还有几声打破沉寂的乌鸦的呜咽。

我的手曾滑过你细腻的皮肤,曾抚过你柔软的秀发。我们也曾有过海誓山盟。可那丝绸般的约定我却无法握住,你纤细的手我无法握住,指尖从指间流逝。

忿而转身抄起一个已被喝空的酒瓶,用尽全身力气砸向窗框中擦得干干净净的玻璃。清脆的碎裂声。快感逐渐从心底涌了上来,无法抑制的快感。我用残存的玻璃在左手手心里刻上你的名字,刻上我曾对你许下的诺言。鲜艳的血红色。快感达到顶峰!

我把血滴向外面,那个有你的世界。冰冷的空气将血液凝固,在空中临摹下你的样子。我的一切拜你所赐,我的生命也将为你绽放出夏花般的绚烂。

我将带你去看克里姆林的黄昏,去巴黎塞纳河畔,去纽约自由女神像下,去遍天涯海角!

可我还在自己温暖如巢的家里,我还在这个为了你而犹豫徘徊的季节,我还在可怜你对我的惋惜。这真的是所想要的结局吗?无论你我。

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之间只有欲望吗?我对你只有欲望吗?还是你对我只有失望?

真的是这样吗?一直是这样吗?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我已经记不得你的名字和样貌。就像打破了的沙漏,细沙般无从挽留。

走吧,我也会走的,离开这里。像飞鸟从巢中飞出,去追寻自己应当一直坚持的,不再犹豫。到那时,我将再次拥有你。

不!

不是拥有!

用你青春永驻的美丽为我的选择画上最后惊鸿一瞥的完美一笔吧!